<kbd id="42bj2t6a"></kbd><address id="42bj2t6a"><style id="42bj2t6a"></style></address><button id="42bj2t6a"></button>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mg游戏文苑 / 文苑拾貝 / 正文

          《中庸》讀後感(二)

          時間:2016-11-05 作者:李雪 點擊:[]

          “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中庸》開篇就提出了性,道和教的概念內涵 ,由天命開始 ,到教結束 ,三者連接在一起。天命即人的自然稟賦 ,只有遵循本性纔能有道 ,得道才能得到教化。

          “道”是不可以片刻離開的,因爲它內化於心  。所以君子不論有沒有被人聽見、看見 ,都是心懷恐懼和敬畏 。品德高尚的人心懷總是坦蕩,他們做一件事並不是爲了給別人看,取悅別人博得讚賞、金錢 ,甚至地位。相反,他們的高尚品德在沒有人注視的地方更能體現出來。這是他們對自己的要求 ,對自身品行的一種“自我規制” ,所以他們才被人們稱作君子。那些人前做盡善事 ,人後做惡不斷的人才是最可恥的。

          “中庸”即中和。君子能隨時做到適中,小人則肆無忌憚,專走極端,所以小人“不及”或“過之”。“中庸”的要求是恰到好處。我們做事要學會“中庸”  ,“不及”和“過之”都不是做事的正確方法。但“中庸”又不侷限於做事 ,它更是一種道德標準 。但是現在人們已經缺乏它很久了 !聰明的人們仗着自己的小聰明深刻地鑽研和挖掘,反而認識過了頭;愚蠢的人們智力水平不夠  ,不能夠完全理解。這是因爲人們缺乏對“道”的自覺性 ,只有提高自覺性,人們纔會達到“中和”,而不是做的過了頭或做的不夠 ,才能夠有效地推行中庸之道 。

          孔子認爲舜是具有大智慧的人,能夠做到“隱惡揚善  ,執兩用中”。但要做到“隱惡揚善,執兩用中”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現在有些人不隱善揚惡就算是好的了  ,豈敢奢求他們他們“隱惡揚善”呢?能做到“隱惡揚善”還需要博大的胸襟和寬容的氣度。

          中庸之道同時又可以指適可而止 。慾壑難填,便忘記了適可而止的初衷 。賭博也好 ,炒股、買彩票也罷,一夜暴富,腰纏萬貫家財的人是少數 ,傾家蕩產 ,痛哭流涕的人才是普遍。如果他們懂得中庸之道 ,學會適可而止 ,便不會落得此下場 。正如孔子所說“天下國家可以治理,官爵俸祿可以放棄,雪白的刀刃可以踐踏而過 ,中庸卻不容易做到” 。因爲踐行“中庸之道”並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它需要堅持  。

          孔子說:“尋找隱僻的歪歪道理,做些怪誕的事情來欺世盜名,後世也許會有人來記述他 ,爲他立傳,但我是絕對不會這樣做的。有些品德不錯的人按照中庸之道去做 ,但是半途而廢 ,不能堅持下去 ,而我是絕不會停止的 。真正的君子遵循中庸之道 ,即使一生默默無聞不被人知道也不後悔,這隻有聖人才能做得到。”由此可見 ,唯有正道直行 ,一條大路走到底 ,這纔是聖人所讚賞並身體力行的。“路漫漫其修遠兮  ,吾將上下而求索” “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應當成爲我們的精神  。

          “道不遠人 ,遠人非道。”一條大道不能只有自己走 ,更應該歡迎所有的人行走,只有這樣才能推行道。另外,我們還應該從實際出發,從不同人之間的具體情況出發 ,使道既具有普遍性,又具有特殊性。

          道是精深微妙的,同時又是無所不在的 ,人們雖然看不見、聽不到,但卻離不開它。既然如此 ,道應當是人人皈依,敬畏的對象 。

          以上僅是我讀《中庸》前幾章的感悟 ,《中庸》的深奧微妙不是我能體會的,其中如果有理解上的錯誤 ,請老師和同學們糾正 。

          上一條:讀《中國哲學的特質》 下一條:《中庸》讀後感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