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5l0ilz7t"></kbd><address id="5l0ilz7t"><style id="5l0ilz7t"></style></address><button id="5l0ilz7t"></button>

              <kbd id="u1h1y3qq"></kbd><address id="u1h1y3qq"><style id="u1h1y3qq"></style></address><button id="u1h1y3qq"></button>

                      <kbd id="l9vd391k"></kbd><address id="l9vd391k"><style id="l9vd391k"></style></address><button id="l9vd391k"></button>

                              <kbd id="4n8n4bla"></kbd><address id="4n8n4bla"><style id="4n8n4bla"></style></address><button id="4n8n4bla"></button>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mg游戏文苑 / 文苑拾貝 / 正文

                                  讀《尼各馬可倫理學》

                                  時間:2017-01-05 作者:孫玉麗 點擊:[]

                                  在書中介紹歐多克索斯的觀點“快樂是最高的善”時 ,作者解析說  ,如果快樂被加到其他善裏 ,就會使得這種善更值得欲求了。比如快樂加到公正的行爲 ,節制的行爲中  ,這種行爲就會更值得欲求 。比如快樂加到公正的行爲 ,節制的行爲中,這種行爲就會更值得欲求。

                                  這是作者將“快樂”和“善”聯繫在了一起。我讀完之後便想到 ,這是不是意味着,不符合善的行爲中,即使能夠讓人體會到快樂,也不是我們應該追求的東西 。聯想了一下生活 ,想到了吸毒 ,想到了不法取得錢財,的確如此 。果然在後面的文段中,看到了和我想法相通的語段:

                                  “首先這些東西不是真正令人愉快的東西。因爲,我們不能因爲他們對品性惡的人是快樂的就承認他們是快樂的,除非是對你那些品性惡的人而言的。這就像我們不能因某些東西對病人是有利於健康的、甜的、苦的 ,就說他們是有利於健康的、甜的、苦的 。”這是在對“事物是否是令人快樂的”問題進行判斷 。同樣的事物對分別心存善惡的人或處於不同具體情形下的人們是不一樣的,能否提供快樂也是不同的 。

                                  “其次,我們可能會說快樂本身是值得欲求的,但是來自這些條件的快樂就不值得欲求了。比如財富本身是值得欲求的,但是如果以背叛爲代價,它就不值得欲求了。”這一條旨在介紹快樂本身是值得追求的 ,但是一旦附加上了“惡”的標籤或是無法實現的條件 ,那就變得不值得欲求了 。這其中重申了“快樂”是附加在“善”之中的這一觀點 。

                                  “再次,我們還可以說快樂在種類上是不同的嗎 ?例如說那些來自高貴事物的快樂不同於那些來自卑賤事物的快樂。不做個公正的人就不可能體會到公正的快樂,不做個樂師就享受不到音樂的快樂,等等 。”

                                  雖然點明瞭快樂是分種類的 ,但如果說是分成“正義的快樂”和“惡中得來的快樂” ,且我們對這兩種快樂的態度應該不同 ,我會深表同意 。但是作者在這裏將快樂分成了“高貴的事物中得到的快樂”和“卑賤的事物中得到的快樂”,這我就不敢苟同了 。誠然 ,不做個公正的人就體會不到公正的樂趣”  ,因爲這是每個人的爲人處世,每個人的內心性格所決定的 。如果心存惡念,自然體會不到一個善良的人的快樂和享受,但是我不認爲“不做個樂師就享受不到音樂的快樂” 。說到這個音樂,其實針對現在這個對“音樂人”這個職業的執念 ,我一直理解不太了。現在這個時代,會唱歌的人不計其數,在專業上深有造詣的人也不少 。唱歌本身作爲一個娛樂項目 ,作爲對自身情操的一種陶冶方式,如今已漸漸失去它本身的意義和價值。我聽過太多人在音樂選秀節目上說,“我懷有音樂夢想,想站在舞臺上。”一個個鮮明的事例,爲了站上舞臺 ,爲了走紅 ,過着食不果腹的生活  ,甚至有的還帶着妻兒到處流浪 ,居無定所 。每每看到一個大男人站在臺上面對着鏡頭啜泣:“感謝我的妻子 ,辛苦打工賺取生活用度,支持我實現夢想” ,我就在心裏罵道:混蛋 !你口口聲聲的夢想  ,是建立在沒有生存來源的基礎上的 ,那不叫夢想 ,叫妄想!是誰給你的勇氣讓你活在夢裏,是誰給你的權利讓你整日無所事事?你不配擁有家庭,因爲你沒有任何能力爲家庭分擔生計困難,也絕不可能讓你的妻兒幸福。

                                  爲什麼不回到現實 ,努力打拼 ,在擁有相應的經濟能力之後,把音樂當成一種業餘愛好 ,給生活帶來快樂呢?既然這麼多年的孤注一擲都沒能讓你走紅,那就說明你的確在專業造詣上劣於太多人了 。水是很深,就經濟上來說,你又沒有淌水的能力 。就算你繼續漂泊 ,繼續讓你的妻子賣命供你吃穿用度,最後成爲一個走紅音樂人的機率也幾乎爲零。

                                  這個道理他們之所以一直不懂,我覺得可能就是和上一條的思想相契合了,也就是將“音樂人”看做是一種高貴的事物,覺得只有從事於此才能體會到快樂,而將音樂作爲業餘愛好的行爲就是“卑賤的事物”,不可能體會到音樂的快樂。對這一點我深感反對 。不必非要將你熱衷的事情作爲終生唯一的事業 ,也不必押上生存的籌碼孤注一擲 。你若真心熱愛  ,“民間高手”也是時時存在的  。

                                  上一條:淺析文明中心觀之於國門漸啓 下一條:2016經典讀寫評活動(第二期)獲獎名單

                                  關閉